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长篇故事 > > 文章 当前位置: 长篇故事 > 文章

放慢脚步去爱你

时间:2020-08-01 04:54:05    点击: 168次    来源:微美文网    作者:微美文网 - 小 + 大

放慢脚步去爱你

忙碌,好像是现代人的一种通病,也成为很多人敷衍生活、回避责任和义务的一种冠冕堂皇的借口了。太多的现代人,忙着争权夺利,忙着交际应酬,幻想早已不知道搁浅在哪片沙滩了。每天每天,马不停蹄地奔腾在生活的大道上,灯红酒绿中,人欢马喧时,我们渐渐迷失了自己,灵魂已然追不上身体的脚步了。

我,在这样喧嚣的滚滚红尘中,也日日浑浑噩噩,随波逐流。陶渊明的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”,于我,也只是读书时代的一个梦,纤尘不染,却愈来愈遥不可及了。心坎似有一只想四处突围的小兽,但坚硬黑暗的四周,仿若铜墙铁壁,惶惶然,无从找到出口。

那天,当年老的母亲,通过长长的电话线,一遍遍深情地呼唤着我乳名的时候,电话这端的我,却有些不耐烦了。彼时,我正在网上看一部最新上榜小说,正沉浸在男女主人公相爱却不能爱的感情漩涡中,无法自拔。母亲不合时宜的电话,扰乱了我导语的心境。

“娘,有什么事吗?快点说,我有些忙呢!”由于想尽快收场和母亲的通话,先睹为快书中男女主人公的命运,我甚至省略了正常的寒暄,没来得及问一下,母亲最近的身体。母亲患高血压,已经若干年了。

“没……没什么”,母亲嗫嚅着,声音有些沙哑,“一个多星期没有听到你的声音了,娘知道你忙,怕你惦记娘,所以……”

哦,日子仿佛每天都以同样的面孔出现,不经意间,一个星期又倏忽而过了。蓦然想起,每周一次,像例行公事似的,有事没事,我都会给母亲打个电话,而这次……

原先,母亲的心,就长在孩子身上啊。即便,因为孩子,碎成一片一片。而每一片里,刻着的,永远是对孩子爱的伤痕。

那么,我每次每次的,相较别人的感情淡漠而言,自诩是对比“孝顺”的问候电话,想来都是母亲极大的守候和盼望啊。见不到我的影踪的母亲,只能从我每周一次的只言片语里,领会一点她的孩子的消息。

想起前不久妹妹的话。她去看母亲,说母亲越来越老了,记性也大不如前了,却牢牢记住了我们兄妹的手机号码。妹妹怕母亲在家闷得慌,好多次要带母亲出去散散心。母亲总说仁攀老了,哪里也不想去。妹妹虽觉遗憾,但也只得随老人的心。后偶遇母亲小区的一位老人,一见面就夸她孝顺,说母亲常和她说起,小女儿带她去过哪些哪些好玩的地方,见过哪些哪些好美的景色,吃过好多好多的东西……临了,那老人说,你母亲不枉活一场啊,眼神里装满了爱慕,语气里,却掩饰不住淡淡的失落。

妹妹说,那一刻,她忽然感觉心酸。那些蓝天白云,那些鸟语花香,原也是年老母亲悠久以来的向往啊。只是,她舍不得孩子为她花钱。再去看母亲时,妹妹手里拿着两张去外地的飞机票,说非要母亲陪着去,否则她也不去。母亲一面责怪妹妹“乱花钱”,一面摩挲着那两张于她来说“昂贵”的飞机票,下定决心似的说,出去走走也好,活了大半辈子还没坐过飞机呢。

看得出母亲异常高兴,想来不仅仅是远行的原因,更因了儿女的一份孝心。妹妹说只出去一周,带点换洗衣服就行了。母亲就一件件地整理那几件已经洗得发白的衣服。末了,母亲忽然有了一个反常的行径,挪到电话机前,拔掉电话线,说带着电话吧,免得你姐找不到我,着急。妹妹说,她笑了,旋即却流泪了。如若爱可以打包,母亲会带一个多么沉重的包裹啊。

“嘟嘟”,电话那端传来了忙音,显然,听到了我的声音,母亲放心了。我握着话筒的手,却兀自停在空中。我仿佛听到母亲幽幽的叹息,在空气中丝丝缕缕,时断时续……

记忆里,兄妹三个中,母亲最疼我,我也最依附母亲。小时候,我身体很弱,加上营养不良,一天到晚四肢都是冰冷的。那时的冬天特别寒冷,夜里尤甚。晚上睡觉时,母亲的被窝里,永远为我留个位置。而每次,母亲总是先我而躺下,为我暖暖被窝。每当我像个“小冰块”一样钻进被窝,母亲就会把我的小手夹进她的腋窝里,而我的冰冷的小脚,业已夹在母亲的双腿间了。外面,寒风呼啸;屋子里,暖意融融。由于贪恋母亲怀抱的暖和,及至已不再是小孩子了,只要和母亲同睡,我还是习性性钻进母亲的被窝。那里,有一个我永远做不完的童年的梦。关于爱,关于暖和。

上一篇:[阿P故事] 阿P送外卖

下一篇:您,为了谁

热门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