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长篇故事 > > 文章 当前位置: 长篇故事 > 文章

[中篇故事] 守护神

时间:2020-09-02 00:49:28    点击: 173次    来源:微美文网    作者:微美文网 - 小 + 大

  1。奸臣入狱
  
  这些日子,京城最大的新闻就是:太尉高铭入狱了!太尉虽不是名义上权力最大的大臣,但手握兵权,实权极大。皇帝登基时年幼,高铭把持朝政,党羽无数,再加上高铭当年打仗时曾救过先皇,属于两朝重臣,其实早已是一人之下、万人之上的朝堂主宰了。
  
  只可惜乐极生悲,皇帝成年后,不动声色地打了场反击战,利用禁军和其他大臣的实力,一举扳倒了高铭,以涉嫌贪赃枉法的罪名抓了高铭,把他关进了天牢。
  
  高铭虽被关进天牢,但他并没有崩溃。他心里清楚,皇帝必须顾忌很多事:自己是救过先皇的托孤重臣,如果要杀自己,皇帝的名声会很不好;再加上自己掌权多年,门生党羽众多,带兵的将领中也有很多人是自己暗中扶持的,这些人的分量,皇帝也不得不忌惮;从自己入狱的罪名来看,皇帝也是有所考虑的,贪赃枉法,这罪可轻可重,怎么判,全看皇帝怎么说了。
  
  因此高铭进入天牢后,十分镇定。只是狱卒这一关不好过,天牢的狱卒是十分特殊的,他们虽身份低微,但有皇帝给的护身符。皇帝曾颁布一项制度——天牢的狱卒受朝廷保护,任何人敢打击报复,视同谋反,严惩不贷!
  
  有了这道护身符,天牢狱卒就没了后顾之忧,也成了大官囚犯的噩梦。甭管你多大的官,见了狱卒都要忍气吞声,想尽办法贿赂,以求少受罪。虽然狱卒没有权力动刑,但是他们的坏主意要使出来,让囚犯比受刑还难受!
  
  高铭虽然权倾朝野,但也难逃这一关。他第一天被关进天牢,家人党羽光顾着为他奔走,没顾上打点狱卒。当天晚上,一个狱卒笑嘻嘻地打了一盆热气腾腾的水,送进高铭的牢房里,十分客气地说:“高大人,您洗洗脚,解解乏。”
  
  高铭被人伺候惯了,也没觉得有啥问题,正在脱鞋袜之时,那狱卒一个踉跄,把一盆热水都洒在了当作床铺的稻草上。高铭大怒:“你干什么?”那狱卒笑嘻嘻地说:“没吃饱饭,手脚没力气,对不住了。”说完,他拎着盆哼着小曲就走了。高铭面对着湿漉漉的稻草无计可施,喊狱卒换草,却压根没人搭理。那热水很快就凉了,稻草又湿又冷,根本没法睡。无奈之下,高铭只好蜷缩在冰冷的砖地上,半睡半醒地熬着。
  
  迷糊中,高铭听见有人说话,像是在骂人。接着牢门被打开了,高铭醒过来,那个泼水的狱卒垂头丧气地走进来,把湿稻草都抱出去了,然后和另一个狱卒抱进来很多干稻草,比原来的稻草更多更厚更干净。高铭心里诧异,心说难道这大半夜的,家里送钱来了?
  
  这时,一个穿着牢头衣服的人走上前深施一礼:“高大人,今天小人回了趟家刚好不在,手下无知,让您受委屈了。”
  
  要搁在平时,牢头这种不入流的小官,高铭根本不屑看一眼,但此时牢头却是大人物,高铭也不敢摆架子,还了礼说:“大人怎么称呼?高铭身在狱中,还请照应。日后必有重谢。”
  
  牢头再次施礼:“大人不必吩咐,小人包九,当过几年县丞,眼见混不上县令了,就托人来当了这牢头。大人曾照顾过家父,对我家有恩,因此家父吩咐小人,务必照应大人。小人官职卑微,但在这天牢之内,倒还能照应大人周全。”
  
  高铭松了口气,他把自己的党羽想了一遍,确实有姓包的,只是官职不高,不算是心腹,于是试探着问:“令尊可是包大有?”牢头肃立回答:“正是家父,蒙大人提拔,当过一任县令和一任知府。”高铭笑了笑,这包大有是个草包,替自己办过事,后来因为贪污犯事,自己利用职权保住了对方的性命,罢官了事。想不到这样的小人物,居然在自己落难时起了作用,真是天意,看来自己运气不错,这次也必能遇难成祥。
  
  想到这儿,高铭十分高兴地说:“这次若本官能脱难,必然助你飞黄腾达!县令算什么!”包九赶紧弯腰施礼:“全凭大人照应。”
  
  2。风云突变
  
  有了包九的照应后,高铭在狱中的日子好过多了。虽然由于律法所限,他还是得睡稻草,但其他方面大有改善。比如吃饭,包九会在正常伙食外单独给他买鸡买肉,还会偷偷带酒进来。只是高铭锦衣玉食惯了,家里的厨子堪比御厨,普通饭菜难以下咽,难免日渐消瘦。就连包九买回来的酱牛肉,高铭也只是吃了一片,就不动筷了。
  
  包九赶紧问:“大人,这牛肉是小人专门挑选的,很是鲜嫩,为何不多吃两块?”高铭苦笑道:“牛肉还凑合,只是这刀功太差,厚薄不一,筋肉不清,难以下咽。”包九松了口气:“这事好办,小人喜欢美食,跟家里厨师学过刀功,我帮大人改改刀就是了。”说完,他拿出一把小刀,把牛肉细细切了一遍,再奉给高铭。
  
  高铭一尝,大为称赞。这牛肉切得薄如蝉翼,筋肉分明,吃起来既筋道又好嚼。高铭赞叹道:“牛肉是小事,关键是你的心意。我得意之时,巴结奉承我的人还会少?落难之时,才见人心。我自然不会让你吃亏,我现写一张纸条,你悄悄去我府上先拿一千两银子。”
  
  天快黑的时候,包九回来了,沉默不语地给高铭摆上酒饭。高铭察觉到包九神色不对,问他发生了什么事,包九开始不肯说,高铭再三追问,包九才吞吞吐吐地说:“大人,我今天到府上取银子,被轰出来了。”
  
  高铭大怒,一跃而起:“是哪个混账门房?那些家丁就是狗眼看人低,你没让管家出来吗?”包九看了高铭一眼,低头说:“我喊了,管家也出来了,可他也没给我钱,说是大公子下的命令,大人您出事后,到府里敲诈勒索的人太多,都說是帮大人活动需要银子,分不清真假,索性一律打出去。”

上一篇:[幽默故事] 状元效应

下一篇:[民间故事] 不老草

热门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