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长篇故事 > > 文章 当前位置: 长篇故事 > 文章

[民间故事] 不老草

时间:2020-09-02 01:32:18    点击: 90次    来源:微美文网    作者:微美文网 - 小 + 大

  明朝天启年间,冯之木就任新城知县。他一到任上,就先打听本地的风土人情。县丞吕聪就跟他介绍说,新城位于山区到平原的过渡带上。县城以东,都是平原,主产粮食;县城西边,则是高高的凤凰山,山上自然产些山货。民间有谚语:凤凰山,有三宝,奇石、怪根、不老草。
  
  冯之木听后顿时来了兴趣,让他给仔细说说。
  
  吕聪就细细道来。所谓奇石,就是凤凰山的石头形态千奇百怪,那是建造园林假山不可或缺的,是那些有钱的文人雅士们最喜欢的。凤凰山上石头多,那些树木就长在石头缝里,树根更是怪得出奇,挖出来可以雕成各种风物,也是价值不菲。说到这里,他就顿住了。
  
  冯之木催促道:“还有那不老草呢?”
  
  吕聪皱眉说道:“民谚上虽是这样讲了,但奇怪的是,没人认识不老草。凤凰山上的草有的是,各种各样,叫上来叫不上来名字的都有,也不乏名贵中草药,但就是没人认得不老草。下官也曾留意过,可这几十年了,就没见到过。”
  
  馮之木捻须说道:“这也真是怪了。如若没有,民谚上不会这样讲;如若真有,怎么就没人认得呢?”他让吕聪安排个时间,他要到凤凰山上去转转。
  
  几天后,吕聪就带着他上了凤凰山。
  
  凤凰山林密草茂,风景秀丽。冯之木一边爬山,一边细心观察着路旁的草。他自小在山村长大,对草并不陌生,很多草都叫得出名字。后来他读书时,又博览群书,认识了许多新植物。但是,凤凰山上草的种类真是太多了,他看着看着,就有些眼晕。
  
  这时,突然听前面传来呼喊救命之声。他忙着让差役们过去看看,自己也加快脚步,往前爬去。转过一个山包,前面有一处断崖,声音就是从断崖下发出的。他命差役们砍来青藤,拧成了一道藤索,放到断崖下面去。下面的人接住了藤索,捆到自己腰上,喊一声“好了”,差役们又往上拽。很快,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被拽了上来。
  
  吕聪忙着问候:“何大夫,您没事儿吧?”
  
  何大夫抱拳行礼:“多谢各位,多谢各位!若不是遇到你们,老朽没准儿就得死在这里了。”他见冯之木面生,就怔住了。吕聪忙着给他们做了介绍。原来,何大夫是新城县有名的大夫,大家都很尊重他。何大夫偶然瞥见断崖处有一株老参,就攀着石缝下去采,毕竟年纪大了,手上少了些力气,竟失手掉了下去。亏得下面还有个小平台,托住了他,他才没被摔得粉身碎骨。他再次施礼,感谢大家的救命之恩。
  
  冯之木问他:“何大夫可见过不老草?”
  
  何大夫摇了摇头。他也早就听说过不老草的大名,多次进山寻找,但都一无所获。冯之木问他:“山中可有你不认识的草?”何大夫是中医,认得各种中草药,那是常人所不能比的。他认识的草之外,是否就有传说中的不老草呢?何大夫点点头说:“有啊。”冯之木说:“不老草,也许就在你不认识的那些草里。”何大夫反问道:“那又如何验查?”这话倒把冯之木给问住了。
  
  黄昏时分,冯之木这才带着差役们下山来。
  
  山下就是清风镇,今日恰逢集日,还没散集,人来人往,倒挺热闹。吕聪跟冯之木说,清风镇上的羊肉不错,他想买些回家吃。冯之木灵机一动,兴奋地说道:“有了!”
  
  晚上,冯之木拜访了何大夫。
  
  他把一锭银子放到何大夫面前:“劳烦你帮我做件事吧。”他对何大夫有救命之恩,何大夫哪能拒绝,就问他是什么事。冯之木就请何大夫帮着做个试验,找出不老草来。
  
  冯之木想的很简单,就是从市上买回10只一般大小的羊来,一只喂普通的草料,另几只分别喂何大夫不认识的那些草料,最后看哪只活得更年轻更壮实。
  
  何大夫听了就笑:“老与不老,可非一日之功。就是养上几个月,它们发生变化,年轻与否,咱肉眼凡胎也看不出来呀!”
  
  冯之木摆摆手说:“我自有主张。”
  
  何大夫迷惑地问道:“不过是一个传说罢了,县长大人何必当真呢?如此费尽心力,到最后只怕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吧。”
  
  冯之木重重地叹了口气,这才说,此也为万般无奈之举啊。当初,他怀着报国之志,一路科考过来,殿试时被皇上钦点了探花,任命为知县。他原想着尽己所能,治理好地方,而后往上走一走,实现自己更大的抱负。可是,他虽把地方都治理得富足美满,却因朝中无人,一直被调来调去,不得升迁。他就想,也该走走捷径了。眼下,朝中是九千岁魏忠贤一言九鼎,他只有送上奇珍异宝,才能走通魏忠贤的路子。他已经看过了,凤凰山上那二宝都无殊异之处,这点儿希望,就只能寄托在不老草上了。
  
  何大夫点了点头,神情凝重地说道:“我帮你!”
  
  第二天一早,冯之木就派吕聪带着几个差役下到乡间,寻找同时生出来的10只羊。一只母羊,一窝才生两只,要找到同时出生的10只,也颇费气力。好在清风镇上养羊的人家多,眼下又是产崽期,吕聪没费多少力气,就买来了10只羊。冯之木一看,那10只小羊果然一般大小,咩咩地叫着,他还真分不清哪只是哪只呢。
  
  何大夫却很有经验,就像区分他那些中草药一样,早已让铁匠打出了10个铭牌,分别挂到每只羊的脖子上,铭牌上则写着一种草的代号。他不认得那些草,也不知道名字,就根据草的形状起了名字。他一个人忙不过来,又雇了个小伙子,每天跟他到凤凰山上去割草,回来喂羊。
  
  转眼就过了几个月,那10只羊都已长大了。这天一早,冯之木就带着一个屠夫来到羊圈,对屠夫说,挑一只最小的羊。屠夫跳进羊圈里,这只摸摸,那只摸摸,很快就挑出了一只最小的羊。让冯之木和何大夫惊讶的是,那只羊竟是吃普通草料的。也就是说,何大夫选中的那9种草,都没能使羊年轻。
  
  冯之木和何大夫面面相觑,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  
  这时,吕聪忽然急急火火地跑过来,对冯之木说:“大人你快回衙门吧,知府大人来了!”冯之木不敢耽搁,马上回到县衙,拜见了知府。知府黄大人一脸难看,丢给他一张诉状,冷冷地说道:“你先看看吧!”
  
  冯之木一看,大吃一惊,原来是有人把他给告了。告他的人,竟是新城县的王二小。王二小的母亲王朱氏突发急症,他赶去请何大夫来看病,谁知何大夫被知县大人赶到山上去割草养羊。他请不到大夫,误了他母亲的诊治,他母亲死了,他便告知县冯之木草菅人命,鱼肉乡里。
  
  黄大人见冯之木看完了诉状,冷冰冰地问道:“王二小所告,是否属实?”冯之木忙道:“并不属实。何大夫割草喂羊,并非本官所逼,而是本官雇他去的。”王朱氏死了,冯之木心里也很愧疚,但想想这其中也未必有着因果关系。新城县又并非只有何大夫这一个大夫,王二小完全可以去请别的大夫,又怎能把他娘的死推到自己身上?况且,就算有罪,他也不能揽到自己身上啊!于是,黄大人就命差役传来何大夫,问个究竟。
  
  何大夫如实一讲,黄大人见王二小所告并不属实,这才稍稍露出些笑容,好奇地问道:“你为何要雇何大夫给你喂羊啊?”冯之木就把寻找不老草的事讲了。黄大人不耐烦地一挥手道:“无稽之谈。世上要有那般宝贝,还轮得到你们去找?只怕先辈们早就找光了,他们也会活到现在不死呢。”
  
  冯之木豁然一笑:“是啊。”
  
  看看天已近午,冯之木就命差役把那几只羊捉来,宰了炖了,招待黄大人和随行的差役们。等到羊肉炖好,他命人盛了一盆,递给何大夫说道:“何大夫帮我养羊,实在辛苦,你也尝一尝吧。”何大夫凑近闻了闻:“好香的羊肉,拙荆肯定爱吃。多谢大人,我赶紧回去,让她尝尝刚出锅的热羊肉啊。”说着,他端着盆,快步走了。
  
  望着何大夫健步如飞的背影,冯之木忽然呆住了。这一瞬间,他也醒悟了。何大夫都六十好几的人了,却精神矍铄,身子骨如此硬朗,比一般人都显得年轻。根本的缘由,可不就是他经常上山去采药吗?不老草,不老草,原来凤凰山上真有不老草啊。只是,一般人眼拙,看不到啊。而这份重礼,又如何送给九千岁呢?送是送不出去的,那就由自己来享受这份天赐瑰宝吧。
  
  自此之后,冯之木就拜何大夫为师,学上了中医,研究上了中草药。他辞官之后,也没回老家,就在清风镇上买了座房子,且作为医馆。但他在医馆里呆的时间很少,更多的时候,他是到凤凰山上去采药。细心的人发现,他比做官的时候还显得年轻呢。有人问起,他就说,他年轻的秘密就是多到凤凰山上去爬爬走走。
  
  问的人总是撇撇嘴说:谁信!

上一篇:[中篇故事] 守护神

下一篇:[新传说] 乌鸦嘴

热门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