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散文精选 > > 文章 当前位置: 散文精选 > 文章

念故乡

时间:2020-10-18 11:57:10    点击: 177次    来源:微美文网    作者:微美文网 - 小 + 大

自从65年随母亲离开故乡去北京,故乡就住在了梦里,村口的大榕树,漫山的荔枝香,奶奶送别的泪水,外婆的腌咸菜、腌蛤蜊,粿条汤....

70年,我们一家人在北京怀柔中国科学院力学所分部,因为父亲要上五七干校,没办法照顾家人,只好委托探亲的同事陈诗长叔叔带我们回广东老家。那时候我七岁,弟弟不到二岁,妈妈肚子里还揣着妹妹。

父亲那时候工资60多元,也买不起火车卧铺票,一路上叔叔都在座位下面铺上报纸,让我睡在座位下面,我也觉得挺好的,只是起来后满脸煤灰,吃着列车上的饭菜觉得特别香,而妈妈晕车抱着弟弟一路上几乎没吃什么东西。

到了广州陈叔叔送我们上了长途汽车,就回梅州了。广州到揭阳470多公里,那时候的公路坑洼不平,我不是被颠的头被撞到车顶就是撞在车窗上。

一路颠簸到揭阳时天色已晚,妈妈叫了两辆自行车,那种车后座加了长木板的自行车,一辆载着她和弟弟,一辆载着我和行李往白塔古塘村骑去。

到奶奶家已是半夜时分;妈妈放下行李,跟奶奶寒暄几句,就迫不及待敲开了外婆的家门,外婆见到我们惊喜万分,大我三岁的小姨和我高兴得只知道傻笑,外婆赶紧到灶头给我们煮了卧着荷包蛋的甜汤,妈妈放下弟弟,和我一起狼吞虎咽吃起来。

孩子真是不知累,一早起床,小姨和邻居的半大孩子就拉着我一起玩耍,让我脱了鞋子,光着白嫩的脚丫子去踩碎石子路,疼得扎心!不过一下子就把我和他们融在一起,打成一片了!

接着,我就跟着小伙伴们拿个靶子和带尖铁丝的工具上山拾柴火了。有一次一条蛇从我脚板心穿过,我吓得不敢动弹,那种冰凉惊恐的感觉至今挥之不去。晚上就用各种各样的线裹着有点儿弹性的东西,自制皮球,在巷子里玩耍。

奶奶和外婆住前后巷,每到吃饭时间,小姨就端着碗过来和我们一起,我的碗里是每顿都有肉的,小姨碗里只有咸菜或白茄子小蚌壳之类,我们就各人碗里分夹一点儿,都有了。可爱的小姨是可以为我拼命的人,有时候大人逗我们,只要看到有人对我不利,立马躺在地上抗议,她圆圆的肚子胖呼呼躺在地上的样子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里!

奶奶去馒头山军营医院洗衣服也常常带上我,奶奶让我光着小脚丫和她一起踩洗被单。医院里的病号们见到我这个北京来的小孩特别稀罕,捏着我红扑扑的脸蛋,把堆满鸡蛋瘦肉的病号饭拿给我吃,真香啊,也许那就是我对军营的初始印象吧!

再回故乡,就是1985年接到奶奶病危的电报,父亲带着我,辗转绵阳—西安-广州-揭阳,因为是临时买票,已没有座位,神奇的是一路上我们坐的位置都没人坐。到家的时候,奶奶就剩最后一口气了,父亲仍坚持把她送到部队医院,可已回天无力,半夜奶奶安详的走了。

奶奶的去世让父亲陷入了深深的悲痛!他哭得很惨很惨,一遍遍喊着奶奶,埋怨自己不孝!

是啊!二十几岁就守寡的奶奶,干着男人的农活,后来靠着在馒头山军队医院洗衣服,省吃俭用,拼尽全力,把我父亲从白塔中学-金山中学-武汉大学-中国科学院力学所,培养成研制“二弹一星”的气动专家,成为她的骄傲,可儿子远在北京,年年岁岁见不到儿子的痛苦谁能理解!奶奶每天都会念叨儿子孙子孙女,最终哭瞎了双眼。

屈指一算,父亲大学毕业成家后带着妻儿回故乡的次数少得可怜,总共也就62年回家结婚,65年回家探亲,然后就是80年我考上大学那年,父亲送我去昆明读书,然后回故乡和我妈妈弟弟汇合,也就那一次在家陪奶奶时间长一点儿。

父亲一辈子坚韧不拔攻下了航空航天烧蚀气动热这个硬骨头,为国家航空航天做出了重大贡献,工作之余助人为乐,用自己的好水性救了很多溺水的人,还在水库决堤时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一个村的老百姓,是人人心目中的活雷锋大好人,可偏偏留给自己母亲的时间是那样的少,他心里的后悔是可想而知的,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”这种后悔和痛楚是永远永远留在父亲的心里了。

随着部队待遇逐年提高,成都飞汕头也有了直航飞机,再回故乡,就可以乘坐飞机从成都飞汕头,当天就可以到达,虽说通往故乡的路已逐渐变宽,但奶奶和外婆都已不在,那种淡淡的愁思挥之不去。

上一篇:立碑记

下一篇:城市色彩漫谈

热门标签